L 公司新闻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XXXXXXXX
邮箱:XXXXXXXX
QQ:XX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

您现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中海基金回应离职基金经理连发十问炮轰总经理:涉嫌名誉侵权

2019-08-01 10:04

  6月14日深夜,一封自称是中海基金原投研中心、原基金经理江小震写给中海基金前同事的信在网上流传,作者在信中罗列了中海基金现任总经理杨皓鹏的十方面问题,并据此对杨皓鹏个人以及中海基金进行激烈炮轰。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证实了这封信的真实性。

  对于江小震炮轰一事,中海基金在6月15日中午发给澎湃新闻记者的一份“____”中表示:“近日,中海基金注意到有关个人在微信朋友圈等网络社交媒体上传播针对公司的不实言论,其行为已涉嫌对公司名誉权的侵犯。为此,公司提醒广大投资者、媒体和网友充分尊重事实与法律,未经核实,不要轻信抑或发布、传播不实消息与言论。公司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追究不实言论发布者和传播者法律责任的权利,以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中海基金声明

  虽然中海基金在声明中并未正面回应江小震所炮轰的十方面问题,但一位中海基金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一个离职并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经营损失,受过证监会处罚的前员工,因为要挟公司不成,而恶意对公司进行诽谤”。

  事件导火索——保本基金巨额亏损

  那么,江小震口中的十个问题究竟有哪些呢?澎湃新闻简单列举几点。

  江小震在信中称,现在中海基金内外交困,内外部举报不断。作为总经理,杨皓鹏上任两年以来,公司业务持续下滑,资本金严重不足,需要通过提风险准备金来维持日常经营。杨皓鹏作为基金公司总经理,在投研和市场这两方面都没有业务经验,且“天天在人事斗争中步履匆匆,在一些救火和报复中焦虑纠结”等。

网传的江小震群发邮件

  除了列举一些中海基金日常运营中的“问题”,江小震在信中反复提及两只基金——中海惠利和中海惠祥。

  据知情人士指出,上述两只基金正是事件的起源。因两只基金都是保本基金,净值的大幅下跌给中海基金带来重大损失,随后中海基金也对保本基金损失事件进行调查和问责。

  而在信中,江小震对于“双惠问题”的解释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管理的债券基金也都出现了亏损,为什么唯独这两只基金会对公司造成如此大的伤害,难道不是因为设计成劣后保本的原因吗?基金经理只能在投资方面进行努力运作,但是碰到那种行情、规模还那么大,再加上产品设计缺陷与监管禁止申购,就是神也回天乏术,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我了。”

  也就是说,江小震认为,是产品设计的原因叠加行情不佳才使得基金亏损。

  但据中海基金相关人士表示,主要的原因在于其为了博收益,买了一些信用评级比较低的债券。

  随着债市大幅调整,中海惠利和中海惠祥两只保本基金的规模也在不断缩减,据知情人士透露,江小震在任中海惠利、中海惠祥基金经理期间,管理的两只基金因净值大幅下跌给公司带来重大损失,累计亏损达到4亿元左右,中海基金对保本基金损失事件进行调查和问责,因此引发相关人员不满。

  公开资料显示,江小震,复旦大学金融学专业硕士。1998年7月至2002年12月任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经理。2009年11月进入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历任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研中心固定收益小组负责人、固定收益部副总监兼基金经理。

江小震资料

  保本基金巨亏后中海经历高层换血

  最终,填补这个亏损的资金由中海基金“自掏腰包”。原中海基金总经理黄鹏和督察长王莉也都先后离任,而据中海基金相关人士表示,现任总经理杨皓鹏在2017年8月22日接手,主要就是处理相关风险事件。

  公开资料显示,杨皓鹏,复旦大学世界经济专业硕士。历任中海信托公司综合管理部总裁秘书、托管部项目经理、自有资金及信息管理部综合业务经理、办公室主任、党委秘书、人力资源部经理、资产经营部经理。2017年7月进入中海基金工作,任总经理助理。 2017年8月22日起担任中海基金总经理,2017年9月至今任董事,2017年11月起兼任代理督察长,2017年11月至今任中海恒信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

  而自2017年中海基金管理层换血以来,公司旗下基金的业绩改善明显。据海通证券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海基金权益类基金在最近两年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业绩在所有纳入排名的10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0名,排名19.8%分位,较之前2015、2016年度有大幅提升。

  对于原基金经理江小震,中海基金相关人士指出,在对客户按约进行兑付,以及向监管部门通报并获得认可以后,才提出让江小震离职的事情,而江小震也表示同意。

  不过,江小震在信中却对个人被迫提前离职表示了“愤慨”。

  他在信中说:“在本人已经于2019年年初表示会在2019年5月底提出辞职申请并且当时杨皓鹏已经表示了同意的情况下,2019年4月初,杨皓鹏事先完全没有征求我本人的意见,背信弃义、____,执意提前免去本人仅存的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其免职行为违反了公司的相关规定,其行事方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标准。在我拒绝杨皓鹏这一错误决定之后,杨皓鹏利用职权,给我施加种种压力,最终我只能如其所愿提出辞职。”

  翻查基金公告可知,江小震管理的几只基金确实在2019年陆续增聘了基金经理,但江小震作为基金经理的离任日期是在4月23日,并非4月初,而且离任之后的安排是转任投资经理。

江小震离任基金经理公告

  对此,上述中海基金相关人士则表示,实际上是从4月份开始走流程,真正离职是在5月份。

  两位前高管为“讨薪”与中海基金对簿公堂

  另一位知情人士则说,“中海的朋友说,他们公司几个离职的人已经搞了公司很久”。

  由于澎湃新闻记者未能与江小震取得联系,因此无法获知其群发邮件给中海基金前同事们是否还有其他动因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在2019年5月公布的两份民事___,中海基金前总经理黄鹏、前交易部总经理刘晋晋在2017年8月先后从中海基金离职后,皆因递延奖金未发放而与老东家对簿公堂,不过,追讨百万元递延奖金均以失败告终。

  ___显示,2017年8月22日离职的黄鹏,因不满于中海基金延迟办理退工手续、未发放完全工资和年终奖等薪酬问题,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要求中海基金支付:

  1,延迟办理退工手续的经济补偿2000元;2,2016年年终奖差额126.44万元;3,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69万元;4,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的工资8.46万元。

  与此同时,中海基金也向上述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要求黄鹏支付违规发放工资产生的损失39.67万元。

  在上述仲裁委员会的合并审理下,除“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69万元”之外,黄鹏的其余3项诉求获得支持。但因双方均不满这一裁决结果,中海基金、黄鹏先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在经过了一审、二审之后,法院最终判定,黄鹏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并维持一审判决。

  法院一审判决中海基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黄鹏延迟办理退工手续的损失2000元,支付黄鹏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间的工资报酬80000元;但中海基金无需支付黄鹏2016年年终奖差额约126万元。

黄鹏民事诉讼___

  而刘晋晋方面,2018年2月12日,刘晋晋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中海基金支付其2016年度项目提成差额74.27万元、2016年度年终奖差额21.22万元、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25.94万元。

  除“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25.94万元”外,刘晋晋的其余两项诉求获得该仲裁委员会裁决支持。但中海基金、刘晋晋均不服仲裁裁决,先后诉至一审法院。经过一审、二审之后,刘晋晋的上诉请求同样被驳回。